回首頁
回首頁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
賤芭樂 > 生活

加入Facebook粉絲團 設定為首頁  
 
原來,除了汗水,淚水也是鹹的…..
 
 
 
分享 :
推至Facebook
 
 
2017-12-10
克服困難、突破逆境,叫做『堅強』;不知分寸、自掘墳墓,那是『逞強』,大家都希望堅強而不逞強,但堅強與逞強的差異,不但沒有一個具體標準來評估,更妙的是兩者往往只是若有似乎的一線之隔:標準太低,毫不逞強,但能力便無法提升;標準太高,堅強太難,身體更無法負荷,因此明知道今天這場山路馬我很可能無法完賽,賤芭樂仍堅持參加的目的,除了想感受那一條若有似無的線,也想體驗棄賽甚至被回收的感覺…

路線是先一路往上爬坡,不過坡度不大,相較於平常練跑的風中劍坡路,正常的賤芭樂可以頂得住;氣溫是很低,聽說只有13度,不過曾經在8度寒流來襲時練跑,正常的賤芭樂也可以吃得下,不過,我知道今天的賤芭樂並不正常,所以不但走得比跑得多,駐足停留的時間與次數更像是在逛百貨公司,儘管我還是沒坐回收車,但在走過第三轉折點時,我很清楚6個半小時內絕對回不了終點,肯定如一開始預期的要被關門了,而就在此時,賤芭樂也發現,原來除了汗水,淚水也是鹹的,而且似乎更鹹…..

那不是腿傷痛苦的眼淚(每當即將發作的前一秒,賤芭樂就能感受到而立刻煞車止步),而是有一點了解、有一點難過、有一點喜悅、有一點不甘心的眼淚。我知道這不是種值得讚許的人格特質,但賤芭樂從芭樂爺那邊傳承而來近乎冥頑不靈的固執,應該是我近半百的人生中最明顯的人格特質。無論是身體的磨練還是心理的試煉,『算了』、『下次吧』、『放棄』、『辦不到』這種字句,幾乎不曾出現在賤芭樂的人生。我可以忍著42度的高燒與腹痛虛脫,先完成兩個小時的法人報告,才自己默默飄出會議室,獨自坐計程車去台安掛急診吊點滴;我也可以在大哥往生,處理後事連續一個禮拜沒躺過床,安撫白髮人送黑髮人的芭樂爺,安慰慌亂的悲痛大嫂與兩名茫然的年幼稚子,心力交瘁之際仍能在盤中打電話回操盤室下指令操作,所以今天第一次體驗『必要的半途而廢』,情緒上是有點波動……

後悔?那倒不會,因為一開始就說了,今天的跑馬,最重要的目的是感受那條堅強與逞強之間的分隔線,我想我掌握了「會引發腿傷的痛」VS「腳將抽筋但尚不損身的痛」的差異,甚至可以這麼說:如果不跑今天這場馬,搞不好我還是無法順利跟自己的身體溝通,下一次恐怕也還是會試圖用很欠揍的意志力壓制身體的傷痛,那就不妙也不妥了(行前水某就說,如果我又瘸了一隻腳回來,她會負責打斷我另外一隻腳)。

這種『必要的半途而廢』,我終於了解了,也順利體驗了,不過還是很希望,也會很努力,體驗就這麼一次就好……




水某,歹勢啦,我不會再讓妳擔心了。

 

   
   
 
分享 :
推至Facebook
 
 
當日人次: 1 累積人次:
 
 
Copyright 芭樂園版權所有© 2010 Guava Field .All Right Reserved.